塞尔维亚网,电视节目,插画,上海轨道交通,无痛人流

伊万诺维奇与德约,安东·伊万诺维奇·邓尼金极度痛恨苏联,但是德军入侵苏联的时候为何要求参战?


时间:

感谢悟空问答邀请

安东·伊万诺维奇·邓尼金于1872年出生与波兰,是苏俄内战和外国武装干涉时期百威君的首领之一。

外国人的名字和我们中国不同,他们是名在前而姓在后。

安东是他的名,伊万是他的父亲,邓尼金是他的姓。

在俄语里,一般都带有诺维奇或者耶维奇或者洛维奇,这是音译上的问题,诺维奇是父亲的意思。

他的名字合起来读就是:安东姓邓尼金,他父亲的名字叫伊万!

邓尼金在1892年和1899年先后毕业于基辅步兵士官学校和总参学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历任旅长、师长,1916年曾指挥第8集团军发动了对罗马尼亚的进攻。

1917年二月革命之后出任俄国资产阶级政府的最高统帅参谋长、西方面军和西南方面军的司令员。

同年十月份爆发了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出于对新生苏维埃政权的仇视,邓尼金在北高加索地区和科尔尼罗夫等组织了一支由黑海舰队、士官生、顿河哥萨克、乌克兰军区的白军组成的志愿军,协同协约国军队发动了对新生苏维埃政权的进攻。

1918年秋天,他率领白卫军从顿河出发由南方北上大举进犯莫斯科,但在10月之11月份被新成立的苏维埃红军击败,他不得不率部撤往克里米亚半岛,自此以后退出军界。

在十月革命内战时期,邓尼金、高尔察克都是对苏维埃政权极度仇视的人物,也包括后来成为苏联女英雄卓娅的父亲。

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苏联的卫国战争开始。

希特勒德国之所以敢于如此大胆的进攻苏联,除了在军事上的自我感觉良好之外,其中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因素。

这个因素就是他们一厢情愿的认为他们一旦发动对苏联的进攻,那些在十月革命之中和苏联大清洗时代受到镇压的苏维埃政权的敌人会热烈欢迎他们的到来,并把它们当成苏联各民族的解放者。

不得不说这是纳粹德国在军事上方的一个致命的错误,邓尼金、高尔察克,包括后来成为苏联女英雄卓娅的父亲,应该说他们是极端仇视苏维埃政权的人,但同时他们也都是一群伟大的爱国者。

一位前沙皇将军曾这样对古德里安说过:假如你们早来20年,我们是一定会欢迎你们的,但是现在已经太迟了。现在的我们刚刚站稳脚跟,而你们来了以后又是我们倒退20年,于是我们一切又要从头再开始,我们反对苏维埃,但我们却热爱俄罗斯,我们是为伟大的俄罗斯而战!

俄国前沙皇尼古拉二世,在十月革命中被苏维埃政权镇压,在苏德战争爆发后他的堂兄弟德米特里大公当时居住在瑞士,在战争爆发后多次发表支持苏联、坚信红军必胜的讲话!

邓尼金,苏维埃政权的死敌。在苏德战争爆发后他以个人名义呼吁所有的俄罗斯人民团结起来,为自己的祖国而战。

同时他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搜罗各种有实用价值的情报提供给苏联最高统帅部。

个人愚见,邓尼金是一个对苏维埃政权极度仇视的人,但同时他也是一个伟大的爱国者。

他反对的是苏维埃,但却一心一意的热爱着自己的祖国。

关于有关他自己要求参加战斗上前线的传闻确不符合事实,当苏德战争爆发时他已经是快要七十岁的人,而且当年他还是伏罗希洛夫和布琼尼这些人的手下败将,但伏罗希洛夫和布琼尼这些在内战中猛打猛冲的英雄人物在二战之中战的战略思维早就已经被淘汰。

伏罗希洛夫和布琼尼都尚且如此,而邓尼金即便是参加了苏联卫国战争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而且他此时已经几近七十岁的高龄,体力上也不允许,而且就在战争结束两年之后他便在美国去世!

2005年10月,俄罗斯以“爱国将军”的身份将邓尼金的遗骨从美国被迁葬回莫斯科,埋葬在克里姆林宫墙下,迁葬仪式显得非常隆重。

历史给予了邓尼金一个公平的评价和定位!

很多人可能对于安东-伊万诺维奇-邓尼金并不是很了解,此人是出生于波兰华沙,曾在苏俄内战期间担任白卫军(苏红军的对立武装)的主要领导者之一!其本人也是坚定的反苏维埃政权者。

苏俄内战以保皇党和外部干涉武装失败告终,苏联正式成立。战争末期(1920年),得知大势已去的邓尼金携妻带子的逃往英国,后又辗转比利时、法国,并于二战结束后移居美国直至逝世(1947年)。

在流亡的这几十年里,邓尼金把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写作上,先后著有《俄国内乱史》和《俄国军官之路》两部书。

邓尼金作为一名政治上与苏维埃立场针锋相对的俄罗斯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的苏联历史记录中,一般都将其刻画成一个“叛国者”、“共产主义的敌人”;那么,既然邓尼金是一个“政治不正确”的人,那他为何会在德国入侵苏联后主张抵抗呢?

其实,邓尼金彼时的出发点是摒弃了长久以来的政治偏见的,在他所提倡的反法西斯斗争中,“俄罗斯民族”和“祖国”才是核心出发点。所以他呼吁的是“所有俄罗斯人团结起来,为了民族二战”,而不是为了“苏联”或者“苏维埃”。

也正是因为邓尼金的爱国情结,苏联自八十年代后便在相关文献材料中对其使用“爱国将领”这样的词汇,也算是抛开政治后对其的一种肯定。

所以说,当任何一个国家遭受外侵时,正确的思维应该是国家和民族的概念是高于政治的!面对外侵不应该是趁乱牟利,而要团结起来一致对外;邓尼金恰恰就是这样的人。

我是军武最前哨!

关注我的头条号,每天带来精彩内容!

    相关阅读

    • 伊万伊万诺维奇
    • 伊万诺维奇和小猪
    • 伊万诺维奇星闻站
    • 伊万诺维奇 前苏联
    • 伊万诺维奇微博
    • 安娜伊万诺维奇的微博